您的位置: 公文大全 > 角落里的那个人作文

角落里的那个人作文

第1篇:作文:我与角落里的她

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,偶尔一个人在房间里,十六年的琐碎记忆如零星般拼凑成一整块耀眼的星空在我眼前。

一切都很模糊,唯独那个躲在角落里的她并没有因时光的流逝而被打上阴影,反而越发清晰。

角落里的她,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
“名字只是一个人在人间的一个代号一个称呼罢了。”我还记得她说这话时的表情,嘴巴轻抿着,额前的刘海乱乱的,迫不及待地想要遮住她的眼睛。

我也记不清与她是第几次见面,亦或是初次见面她恰好生了一副令人倍?#26143;?#20999;的面庞,我见到她便觉得如沐春风。

那是一个雨后的午后,刚经历过雨的洗礼的城市特别凉爽舒适,只是马路上那讨嫌的雨水,时不时便会调皮的爬上你的裤脚,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角落里的她,即使那时的她有点狼狈,即使当时我们两人之间的空气略显尴尬。

“冷吗?”我走向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她,她全身上下没一处干的地方,薄薄的T恤因被雨淋湿的缘故紧贴着她的身体,我隐约能够看到她瘦弱单薄的身板。

她没回答我的问题,只是她抬头时,那张脸足以让我震?#24120;?#33509;不是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我甚至不敢相信她仅比我小一岁的事实。

她的长相很平凡,或许扔进人堆里都找不出来,但她给我的第一感觉除了心疼还?#20999;?#30140;。

那天午后,她抬起头,眼睛露着凶光,脸部不知为何被划伤了两道长长的痕迹,凶残而?#33267;?#20154;心疼。

我记不清跟她具体说了些什么,?#20945;?#26368;后她是乖乖的跟着我回了家。

?#33268;?#22240;我带了陌生人回家而稍微有点不爽,她也有点不适应,我先让她洗了个澡,拿了我的?#36335;?#32473;她穿上。

洗完澡,我亲自帮她吹头发,她的发质很柔软,我的手指在她发丝中穿梭着,异常舒服。

后来的她,并没有与我在发生太多的交集,我以为我快淡忘的时候,她又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冷不丁地给我来了重重的一击。

晚上十点的时候,她梨花带雨般又出现在我眼前,那双眼睛因哭过显得更加熠熠生辉,?#34987;?#20154;心窝。

“救……救……”她说完,便瘫倒在了地上。

我顿时慌了手脚,手忙脚乱的将她扶回房间,端来?#20154;?#20026;她擦拭着?#25104;希?#25163;上的污点,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疤痕在我的视线里张牙舞爪,我不知道她为何撑了这么久。

那天晚上的月?#20102;?#20046;格外的亮,一直亮在我心里。

第二天早上,我醒来时,她早已不见了人影,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,我甚至都怀疑昨晚的一切都只是梦,可是后来妈妈的一声尖叫与扇我的耳光声狠狠地将我拽回现实。

“说!我的戒指跟?#35282;?#29616;金去哪了?”妈劈头盖脸又是一掌,我一愣一愣的。

还能说什么呢。

妈妈在我身上的施暴,我竟然丝毫没觉得疼。

心更疼啊!

被欺骗的?#27169;?#34987;不信任的?#27169;?#24573;然间支离破碎。

是过了多久呢,一个叫凉七的女生写信给我,附带的还有妈妈的戒指与?#35282;?#22359;钱。

我笑了。

我就知道,她是好女孩。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,偶尔一个人在房间里,十六年的琐碎记忆如零星般拼凑成一整块耀眼的星空在我眼前。

一切都很模糊,唯独那个躲在角落里的她并没有因时光的流逝而被打上阴影,反而越发清晰。

角落里的她,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
“名字只是一个人在人间的一个代号一个称呼罢了。”我还记得她说这话时的表情,嘴巴轻抿着,额前的刘海乱乱的,迫不及待地想要遮住她的眼睛。

我也记不清与她是第几次见面,亦或是初次见面她恰好生了一副令人倍?#26143;?#20999;的面庞,我见到她便觉得如沐春风。

那是一个雨后的午后,刚经历过雨的洗礼的城市特别凉爽舒适,只是马路上那讨嫌的雨水,时不时便会调皮的爬上你的裤脚,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角落里的她,即使那时的她有点狼狈,即使当时我们两人之间的空气略显尴尬。

“冷吗?”我走向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她,她全身上下没一处干的地方,薄薄的T恤因被雨淋湿的缘故紧贴着她的身体,我隐约能够看到她瘦弱单薄的身板。

她没回答我的问题,只是她抬头时,那张脸足以让我震?#24120;?#33509;不是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我甚至不敢相信她仅比我小一岁的事实。

她的长相很平凡,或许扔进人堆里都找不出来,但她给我的第一感觉除了心疼还?#20999;?#30140;。

那天午后,她抬起头,眼睛露着凶光,脸部不知为何被划伤了两道长长的痕迹,凶残而?#33267;?#20154;心疼。

我记不清跟她具体说了些什么,?#20945;?#26368;后她是乖乖的跟着我回了家。

?#33268;?#22240;我带了陌生人回家而稍微有点不爽,她也有点不适应,我先让她洗了个澡,拿了我的?#36335;?#32473;她穿上。

洗完澡,我亲自帮她吹头发,她的发质很柔软,我的手指在她发丝中穿梭着,异常舒服。

后来的她,并没有与我在发生太多的交集,我以为我快淡忘的时候,她又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冷不丁地给我来了重重的一击。

晚上十点的时候,她梨花带雨般又出现在我眼前,那双眼睛因哭过显得更加熠熠生辉,?#34987;?#20154;心窝。

“救……救……”她说完,便瘫倒在了地上。

我顿时慌了手脚,手忙脚乱的将她扶回房间,端来?#20154;?#20026;她擦拭着?#25104;希?#25163;上的污点,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疤痕在我的视线里张牙舞爪,我不知道她为何撑了这么久。

那天晚上的月?#20102;?#20046;格外的亮,一直亮在我心里。

第二天早上,我醒来时,她早已不见了人影,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,我甚至都怀疑昨晚的一切都只是梦,可是后来妈妈的一声尖叫与扇我的耳光声狠狠地将我拽回现实。

“说!我的戒指跟?#35282;?#29616;金去哪了?”妈劈头盖脸又是一掌,我一愣一愣的。

还能说什么呢。

妈妈在我身上的施暴,我竟然丝毫没觉得疼。

心更疼啊!

被欺骗的?#27169;?#34987;不信任的?#27169;?#24573;然间支离破碎。

是过了多久呢,一个叫凉七的女生写信给我,附带的还有妈妈的戒指与?#35282;?#22359;钱。

我笑了。

我就知道,她是好女孩。

第2篇:[优秀作文]住在角落里的人

小雨?#20919;?#27813;沥地下在清明,泥泞的地上升起一抹水烟,萦绕,萦绕……

他是我们院里的“乞丐?#20445;?#19968;件破旧的军大衣罩在身上,裤子磨得发亮,脏得也说不清是什么颜色。他面色微黄,眼角有深深的皱纹,下巴上有点泛白的胡子――至少,从我认?#31471;?#24320;?#36857;?#20182;就是这个样子――但他从不要钱,就像一个寄宿者一样,在这待了很多年。偶尔,听到熟悉他的人说,他是得过小儿麻痹症,才会走路一脚深一脚?#24120;?#19981;过,他不吓小孩。

小的时候,我经常在院子里疯跑,跑着跑着,就路过了他的角落。他会很开心地挣扎着站起来,对我傻笑。我也总是很畏惧地看着他,在他那可以说是单纯得像完全不经世事一样的目光下迅速逃开。

有一天,我们一群小孩正在玩,跑着跑着,一个小孩摔倒在离他不太远的地方。他居然非常吃力地从花坛边上站起来,一瘸一拐地奔向那摔倒的孩子。我们当时都被吓住了。那个小孩本来忍着没有哭,但看到他走来时哇的一声哭了。小孩的妈妈迅速地抢在他的前面把孩子扶了起来。他很尴尬地问道?#39608;?#25684;疼了吗?摔……哪了?”孩子妈妈赶忙抱着孩子走开了,并没有回答他。他于是喃喃地说?#39608;?#19968;定……摔疼了!”他紧张地盯着那孩子,不放心似的又坐回了花坛边上。熟悉他的大人们都替他向孩子妈妈说,他是好?#27169;?#24182;没有想吓孩子,孩子妈妈只是微点一下头,还是很不高?#35828;?#30629;了他一眼。

慢慢地我长大了,在陪家人去买菜的途中还是会遇到他,他走得更吃力了。一次,我看到他正努力地站起来,紧张地向一个方向望去――两位中年妇女正在忘我地边走边?#31119;?#32780;她们身后正有一辆车快速地从另一条?#25151;?#36807;来。他喊道?#39608;?#36710;……有车,后面……”他虽吐字不清楚,却也惊动了那两个妇女,她们虽然快速离开了车道,但也只是看了他一眼,绕着他走远了。他看着她?#20146;?#22312;人行道上,似乎松了一口气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一屁股坐在花坛的边上,又发着呆样,像是想着别的事情,好像嘴里还嘟囔着“小心”什么的……

慢慢地我不再怕他了。上初中后,我很少在外面玩了,见到他的次数也就很少了,?#20260;?#27599;次都会傻?#26723;?#21521;我打招呼?#39608;?#20080;菜去呀??#34180;?#25918;学啦??#34180;?/p>

有时候他?#19981;?#20027;动提出问题与别人?#27169;?#21487;是当有人应了他,他却思路完全不在这了,那人便撇撇嘴走开了,他就又若无其事地想着?#32422;?#30340;事情。

渐渐地,我有点同情他了。有时他主动与我交?#31119;?#25105;?#19981;?#22238;答他。一个冬天又一个冬天,我总想着,他也许是没有棉衣的,他应该是会很冷的,我总想送他一件棉衣,可是,我却总是“记不起?#34180;?/p>

又一个春天,我路过他的角落,蓦然发现?#20309;?#19968;物,也许,他走了罢。后来我问?#30422;祝?#21364;得到他病逝的消息。我一下子怔在了原地。

再路过那个角落,我再也看不到他像孩子一样单纯的目光,再也听不见他与熟人打招呼的声音,再也不会为别人对他的不解而不平了。他去了,就再也不会回来了……沉重的遗?#22534;?#25233;着我,我想或许我送了他棉衣,他就不会这样了。但他去了,?#31449;?#36824;是去了。

回想起这个人,我甚至不知道他姓什么,叫什么,只知道他像一只小小的萤火虫,为别人照亮,即使那只是一小朵光亮,但他却一直努力地做着,做着,不理睬别人的不解,不图回报。他虽然身有残疾,但他有一颗善良的心。在另一个世界,他生活得一定比在这个世界好,会有更多的人理解他,会有更多的人关心他,会有更多的人珍惜他……

“又是清明雨上,折菊放在角落旁,把我最好的祝愿轻轻唱。”萦绕,萦绕那抹水烟,泥泞的地上,小雨淅沥地下在清明……

第3篇:[优秀作文]角落里的人生

我曾经非常排斥角落的位置,上课、开会,很多人都不愿坐在前面或正中,我却总?#21069;?#22352;其中,生怕?#32422;?#34987;人遗忘,成为可有可无的角色。我极力向人生的中心地带靠拢,我向往万众瞩目的舞台,总觉得那种光鲜和荣耀才意味着成功。

是的,那时我还年轻。

在学习上我一直是佼佼者,是?#40092;?#30340;宠儿,是同学们仰望的学霸,这让我感受到被重视的愉悦,?#36335;鹱约?#26159;一株开在舞台中央的花,所有人都不能忽略我的美丽绽放。

工作以后,我不甘心平庸,努力让?#32422;和?#39062;而出。职场竞争激烈,稍不留神,就可能被挤到边?#26723;?#24102;。处在角落里的边缘人是多么尴尬啊,升职?#26377;?#20174;来不会被别人记起,老板也不会对他们多看一眼,卑微得就像在角落缝隙?#20982;?#29983;出来的?#23433;藎?#24179;淡而多余—他们活得太黯淡了。我不甘心充当这样的角色,于是没日没夜地拼命工作,在人?#36335;?#20105;中杀出血路,渐渐从角落里走到中心位置。这个过程,是一个人的奋斗史,充满了血泪。或许,这就是年轻时应该有的姿态。

可是,?#34987;?#24635;会落幕。中年以后,我慢慢不再在乎是不是身处角落里了,有时甚至觉得身处角落,反而更有安全感,心里更踏实,我渐渐抵达了一种?#20982;觥?#19981;惑”的状态和心?#22330;?#25105;终于明?#31069;?#36825;个世界上,所有的位置都是角落。你站在一个舞台的中央,?#19978;?#23545;于更大的舞台来说,这个位置依然是角落;你登上了高山之巅,?#19978;?#23545;于广阔的天地来说,再高的山峰都是角落;你横渡了沧海,?#19978;?#23545;于世上所有的江河湖海来说,再浩瀚的海洋也不过是角落。每个人都是沧海一粟,微不足道。我们每个人都在角落里,像小草一样卑微,像蚂蚁一样忙碌。角落没?#26143;?#23613;,为什么要让生命陷入无止境的追逐中?

?#26723;降祝?#25105;从前努力摆脱角落地带,还是因为内心深处对名与利有深深的渴望,总希望受到关注,得到肯定,同时收获各种利益。可我收获的,不过是一颗殚精竭虑的心以及对生活中的美好与情感错过的遗?#19969;?#21453;倒是一直安于角落的朋友,生活的充实与幸福感比我还强。如今,我渐渐习惯了角落里的安稳人生,从容,不争,人在角落里,是一种享受。

仔细想想,角落的位置真不错!我去餐厅的时候,?#19981;堆?#19968;个小角落,然后默默地静观生活百态,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感受别人的忧欢,总觉得?#32422;?#20687;冷静的智者一样,多了一份淡然和感悟。我坐车的时候,选一个角落的位置,看着来来去去的旅人,很安心。我去书店的时候,选一个角落的位置,?#20004;?#22312;?#32422;?#30340;世界,忘了日月晨昏。角落里,因为被人遗忘,所以完全是属于?#32422;?#30340;空间,你可以天马行空地遐想,也可以安安静静发呆。

角落人生,正是这种状态。当你从争名夺利的喧嚣舞台中退出来,?#35828;?#35282;落里,你会发现,所有的纷争都与你无关,你的心变得恬淡,像个世外高人,花开花谢,人去人来,一切都可以?#36766;?#30475;淡。你在角落里,看花看水看世界,一切?#34987;?#37117;不过是风?#21834;?/p>

每个人走到最后都可能只剩下角落人生,那么,得失随缘,宠辱不惊,内心宁静,让岁月安?#35805;桑?/p>

第4篇:角落里的人

角落里的人

他们总说这里有人,我跑过来很多次,而且每次都相当仔细地察看,但都毫无所获。这里确确实实没有人,只有许多杂沓的?#24222;?#24067;满灰尘,?#22478;?#19968;窝,或则年深日久,惟拂去?#26223;#?#25165;能瞥清痕迹。

我的涉足将我的?#24222;?#24102;临这里,使这个?#33080;?#22320;带有了新鲜的气息,新的?#24222;?#22312;旧的?#24222;?#19978;面再次?#25925;?#30528;生命的变迁与思维的更迭。

一切,都在苍老。

我攥紧一侧的阑干,看着阑干顶头的幡子,风化了的布条点点碎裂,褪了色的字迹残缺不全。曾经记载的,后来记载的,全都不见踪影,你不在,我也消逝,茫茫红尘大地,其上的芸芸众生在两心相约的咫尺天涯里陶然耗尽最后的幽思。记忆里的亭台在角落里发霉,遗留满目班驳的?#31572;?#19982;伤痕。没人记得,只我在记。

我再次跑过来,这里没有人,这里只有我。

坐看?#24052;?#30340;风景,大雨过后的宁静,天空中厚厚的?#25735;?#20381;然阴霾,裹挟着热烈的雨水,时刻准备再?#25105;?#27899;而尽。矫健的雄鹰从角落里窜出,锐叫着翔入九宵,振动丰腴的臂膀,?#36335;?#21049;那就可?#36234;?#33485;空击破。出巢的燕子在电线杆上舒展肢体,将城市的空白填补,形成万千个形似的结点,俨然一张巨幅大网,将人类封锁在魔方一般的城市。近处的华厦发出耀眼的白光,完全将阴暗拒之门外,可以看见人与人之间的互动,他们在工作,他们在生活,在生与死之间自行其是。

生存,便是生死之间的人的一次卑微。

如果再去看角落,角落里依旧没人,但角落的上空?#20945;?#33150;出氤氲的水气,飘渺之中,杳然飞散,俨然有一股?#22534;?#20174;角落里升起,令人可以联想到此中人的形迹。

我快速的穿上鞋跑了出去,跑到刚才水气蒸腾的地方,那是印象中的地方,我借着印象的轨迹,迷失在那座幽深的树林里。无?#35828;?#36341;踏满地枯黄的碎叶,再也不见往时的生机,再也不见那?#30041;?#30340;水气,再也不见幻觉中的影象。我长时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只仰望?#33539;セ疑?#30340;天空。当过?#32622;?#31163;的曾经渐次厚重,在我的头脑里,能够产生越来?#35282;?#28872;的对于现实的感知,?#33539;?#20132;错的枝丫可以在一瞬间密集,于是天空不见,光明不见,在黑暗之中全部与黑暗融合一处。

在噩梦中突然醒来,你有没有试过从床上站起来,谁也不惊动,从窗户跳到院子,对着树梢的猫头鹰吹口哨。那会是一个满月的夜晚,人间万物竟自享受无边的光华,四野的生灵缄默其口,就连那猫头鹰也麻木地看着我一动不动,绝死一般。我费力地攀上树枝,摇晃着树干,用尽全力,试图让它?#25351;?#29983;气,振翅高飞。但是它始终无动于衷,无论我怎样奋力地触动它,它始终如一地蹲守在树梢上,单只眼睛中发出淡绿的微光,将我的徒劳化作乌有。

我突然记起来什么事情,我坐在树枝上,双?#21364;?#19979;来,开始用心的思索,思索些什么呢?

那是多大的一场洪水里!席卷天地,一泻千里,在茫茫一片之中,你所能看到的只有水以及水中倒映出来的阴霾的天空。我在此树的树冠看彼处的树冠逐渐被蔓延上来的洪水吞没,继而洪水濡湿了我的衫衣,及到我的?#26412;薄?#25105;攥紧手中的?#21487;?#29627;璃球,发出我从未有过的惊恐的呼?#21834;?/p>

总是会有某一个瞬间钻入脑海,因为曾经矢心铭记,以此慰藉,便可不负终生。

多少年以前,那个个子高高的女孩将那颗?#21487;?#29627;璃球放入我的掌?#27169;?#22905;居高临下,面对着卑抑的我,挥舞着修长而白皙的手臂,指点江山般轻触我的鼻尖。我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她的体?#25314;?#29369;如新生儿在母亲的乳香里面汲取营养,只由那一刻开?#36857;?#20196;我以后许多年都不曾感到同样的温暖。

她说,拿着它去玩,和那些孩?#29992;?#19968;起。

她说,那棵树上挂着一只风筝,你帮姐姐去摘下来,这个玻璃球给你。

猫头鹰始终纹丝未动,像一只断线的风筝挂在树梢。我如旧努力的摇动树枝,试图使它跌落,然而始终也未能如愿。如此下去,我想我将累死在这里。如果那只是一具死尸,在遥远的时代就冻死在那里,湮没在岁月的风尘里耗尽精元。一个干枯的骨架,借着黑夜的阴?#24471;?#32433;,在无耻地欺骗着我,我俨然看见猫头鹰的?#33539;?#25506;出狰狞的触角,正趁我的疏忽在我的胸前割裂伤口。我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,我依然乐此不疲地摇晃着树枝,我依?#24908;?#26395;着猫头鹰的偶然坠落。

角落里没有人,角落里鬼鬼祟祟地钻出一只?#40092;螅鲜?#38271;途跋涉小跑一路到了院子,猫头鹰骤然如一道闪电般斜剌里窜出,叼起?#40092;螅?#22868;朗月展翅而去。

我的面前的那棵树满树空空,再无别物。它飞走了,再也不见。我依然摇晃着树枝,越发用力。

早在许久以前,我就知道那院子里有两棵树,我在此树,它在彼树。我爬错了树,所以无论我怎样努力,都不能将它取下来。我想要弥补,一阵风吹过,那被剪成猫头鹰一样的风筝便一去无踪。

我被人群簇拥着,他们围绕着我所在的这棵树的周围,满目惊异地看着我,有的人还探出神圣的食指冲着我的脸不断地比划,?#36335;?#35201;在其上勾出一道伤口才肯罢休。他们以此为乐,好象可以获得巨大的满足。先时只有小声的议论,?#36335;?#30340;摩擦,伴着晨起知了的鸣叫涌入我的脑海,后来,议论声越来越大。我透过他们森白的牙齿,血红的舌头,看到他们麻木的心灵以及?#20054;?#30340;思想,邪恶的?#22919;?#27491;?#26786;?#30528;他们的颅腔,将这一群人变作走肉行尸,他们像死人一样生活。

我坐在树上,我睁开了眼睛。

东方的旭日正冉冉升起,以一种舍我其谁的势头,昂然向上。我的绛紫色的睡衣瞬间流光溢?#21097;?#20809;芒模糊了我的视线,在我面前构筑一片?#21487;?#30340;世界,就像在那颗?#21487;?#29627;璃球里展翅?#32943;瑁?#38453;阵暖风?#36947;?#19981;含一点?#21448;剩?#21487;以眯着双眼,晓看?#26376;疾?#30340;天空。像上帝一样俯看大地,怜悯一般召唤卑贱的臣民,用手指细数平静里的平庸,无聊中的无耻。

玻璃球依旧在我的掌?#27169;?#23427;没有被冲走,它是我斩获的一个宿命,?#21487;?#19990;界里蕴涵着不计其数的必然,还有,一个笑容。

笑容有一双翅膀,它们飞起来,连接在一起,便是西山上的流?#21834;?/p>

一个人把我从树上拽下,然后那么多人一拥而上,制止了我的挣扎,接着一个医生将巨大的针?#21453;?#36879;我的肌肤,将虚空注入我的体内。我躺在冰凉的地上,耳畔能够听到蚂蚁爬行的声音,那声音原本巨大震耳,转而又?#24863;?#22914;?#33579;?#25105;的眼前立即被无边无际的黑暗添瞒,像是经历了闪光剪辑,我的意识从一个世界转换到另一个世界。没有时间来?#30452;?#24187;觉和真实的特点,当两种存在相伴一?#20013;那椋?#20154;总是要接受全新的事物与理念。

她高高的个子在夕阳下拉出长长的影子,我躲在她的影子里对她微笑。

那是西山的一个黄昏,四月的春风吹拂大地,田野的麦子映显生机,夕阳的余晖光芒残剩,烧却天?#20070;?#32418;的晚?#32908;?#22475;藏在碧林?#30142;?#20043;间,人的思想包含世界,世界包含人的形体,在包含与被包含之间,时间在空泛中岌岌可危,毫无意义。

那时,我总在?#20102;肌?#22905;看到我?#20102;迹?#20415;问我,如何去快乐?

我摇了摇头,对她的问题表示不解。她原本就是远方城市里的姑娘,她来到这里,只为?#23383;?#26576;些烦恼,她个子高高,她大我十一岁,而那一年,我九岁。

她牵着我的手,采新出的蘑菇,再也不说话。少顷,我突然抬起手帮她拭去鼻尖的微细汗珠,我说,小玉?#40092;Γ?#25105;可以亲你么?

她愣了愣,然后说,嘘!角落里有人。

记忆里的流水依?#20260;僚埃?#22312;那个人神共愤的年代里,所有的罪恶亟待上天的谴责。那是一种无形的自?#36745;?#32032;,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的结合顷刻成为眼前世界的基本。如果不能去适应,便注定要死亡,我们的身体,以及我们的情感。

总是会在大脑的短暂停顿里,眼前浮现出她?#31354;?#30340;笑容,像是经过我费尽心机的取悦,一丝一毫都展露得恰如其分。她那么?#19981;?#31505;,把温暖均衡地奉?#31069;?#37027;些少年?#20449;?#37117;曾在童年时光里以那种亲和想象传说里的主角。

有一些事物不想去触碰,就像角落。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看见屋顶的白灰在外面拖拉机的马达声的震撼下簌簌而落,几处较为平整的地方也被连日来的霏霏细雨的不断渗透而变得锈黄。四围墙壁通风效果极好,巨大的裂缝让我能够透过其中看到院子里碎了半边的破碗。地面上到处是潮湿的霉斑,散发着难闻的气?#19969;?#38752;近?#30116;?#30340;地上一个暖水?#21051;?#22312;那里,是我昨?#32929;?#28216;时候的杰作。

我看着?#24052;?#30340;角落,思索着她所说的角落。在洪水肆虐以前,她的角落传奇与她的嘴角如影随形。

在时间的长?#27809;?#28096;里,厚实记忆的表层,有一些东西在失与得的交错中律动,它们活跃在思维中?#27169;?#38543;时都以灿烂的姿态在我面前?#26376;?#20248;雅。

我常常要对围观我的人说,你们看到角落里的人了么?他们可正在看着我们呢!这是她常说的话,我完整地复述千百遍都不能理解它的涵义,至少在我的生命走到?#19997;?#20026;止,我从没见过一个人自角落里凭空走出来。他们原本就不存在或者原本就不在那里。

她带着她的学生去山上开化妆舞会,一群孩子被蒙上双眼,在丛林里消失,他们四散在各个角落,谁也不说话,依靠意?#22534;罢?#24444;此。她坐在树桩上,一边微笑着嚼着树叶,一边看着装扮成各种样子的人在灌木丛中游走穿梭。直到有人坠下悬?#25314;?#22905;才说,停止,看,他已经找到角落里的人了。

六七八岁的你我携带着六七八岁的无知,以?#38706;?#30340;姿态去追逐幻觉。在不知其涵义的同时,所有人的大脑都被她以一己之力紧紧勒在这一时段。我们的双眼清晰地看着时间?#23545;?#39128;走,天空的茫远,以及我们的停留。

我愿意看她笑,看她拿着粉笔在黑板上挥洒出干净的字迹,看她夸张地眨着眼睛恐吓我说角落里有人。我说,我爱你!那三个字毫无功利,凝聚着我所能提供的全部的真实。她抱紧我的头陷进她柔软的胸膛,她说,小点声,角落里有人。

?#20445;?/p>

走出院落,步履匆?#36965;?#25105;穿着干净的衣物去?#32610;?#29238;?#31119;?#21521;他们问一个长久困扰我的大问题。我挥舞着手臂,心里不断地盘算,到?#23039;?#26159;疯子?#30475;?#20160;么时候开始他们叫

我疯子?我努力地?#32610;遥?#21162;力地把我所认知的正常表现给那些人看。那些人惊慌失措,表情万千,?#24202;?#30528;许多我不知晓的秘密。他们一定知道我爹娘去了哪里,他们从来都不告诉我。

伏在茂密的草丛里,听蟋蟀摩?#33080;?#33152;的声音,我揪下一根小腿上的?#22993;?#36716;手放在?#25104;?#25620;痒,然后一只手撑着地,缓缓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爬去。归终,半只蟋蟀我都没有抓到,我根本就找不到他们,如同找不到爹娘一样。他们去了哪里?在那次洪水之后,他们去了哪里?在那次洪水之后,我为什么变成疯子。

远处的高塔在暮色降临中只剩下一点大概的轮廓,紫红的灯光若隐若现,是谁的航标?那是一座城市,正在上帝的眷顾中安枕,把动人的笑容长存在嘴角,或则?#22909;我怀。?#25110;则彻夜无眠,高楼大厦携霓虹脂粉,吹奏一曲?#34987;?#37027;?#20999;?#26500;里的城市,那里是她的家。

她说,她的家门口有两棵白杨树,有厚重的铁门,能够尘封一切,有许多人在角落里,他们常常捂着耳朵自顾自地大喊大叫,互相追逐,有穿着白大褂的魔鬼,他们常常举着针?#33539;?#22905;冷酷地微笑,还有许许多多,她家有那么多人,她说,她?#19968;?#26377;那么多死人。

如果我可以很认真地去恳求,那么?#19997;?#25110;许我早已经不在这里,在另一个地方,在她的家里开始全心的生活,不用一个人在漏雨的屋子里?#20102;?#19981;用再害怕水,不用再去找爸?#33268;?#22920;,不用,不用做很多事情。

她回家了,在许多白大褂的搀扶下,在那场洪水之后,她回家了。

白大褂拒绝我同去的要求,白大褂问村长,你们怎么能让一个精神病当?#40092;Γ?/p>

谁有病?谁有病!

?#20445;?/p>

有一座房子,房前是?#27795;?#30340;院落,铺就着沙石,院落的门口是两棵树,两棵白杨树。那像是她的家,十分像。似乎在经历了许多咸淡?#37096;?#20043;后,生命的轨迹划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圆圈,她束身其中,回到基点。我看到那栋房子在西山脚下,在河水旁边。它摇摇欲坠空剩残骸,在一场洪水之中毁于一旦。我记得它,包容我全部的回忆,我所想到的许多过去,模糊的印象之中都以这个房子,西山,河水为蓝本。那是另外一个世界,作为背景永世不灭,流离的只有人。一些人消失了,就再也没有重现。

背对着河水,坐在大堤上,我闭上眼睛,?#32769;?#30475;见了那场洪水。它突然而至,冲破堤防,瞬息之间,面前便是一片汪洋。所有人都往西山上跑,她跑慢了,洪水蔓延到她的脖子,她锐叫着呼?#21834;?#25105;?#23604;境?#31505;?#40092;?#19981;会游泳,我冲入水中将她抱起,大雨倾盆而下,我挟着她游出很远渐渐没了力气。正在这时,她突然一脚蹬开我,攀上飘过来的红色澡盆,她回?#25151;?#25105;,她说,谢谢!澡盆越飘越远,她则再未回头。

我被洪水冲到一棵树上,伴着涨水不断向上?#36893;饋?#37027;时,我还小,只有那么高,我吓坏了,大声地哭着,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到,到处都是水,到处都接近着死亡。我仅仅凭最后的信念告诉?#32422;海?#21521;上,一直向上。

?#20445;?/p>

是谁的泪水濡湿了我的眼睛?是谁的?#31354;?#20007;尽天?#36857;?#26159;谁的归去不带一?#30629;景#?#26159;谁的梦想被?#23383;?#22825;外?是谁的?#32610;野?#31034;着谁的死亡?是谁的容颜一宵憔?#29627;?#26159;谁的呼唤诞生在谁的梦?#21097;?#26159;谁的忧伤为他人歌唱?

你不曾看到,你也不曾听到,那来自遥远角落的空灵呐喊,那采自天籁的一朵琴音。从什么时候开?#36857;?#19990;界只剩下你一个人,你再也不能对世?#36335;?#32321;津津乐道,你再也不能对人间万象?#21578;?#35780;说。只有?#32422;海?#24403;一世的寂寞换来一世的?#31354;媯?#19968;世的孤傲导致一世的?#23596;劍?#37027;便死去吧!不?#36745;?#26679;来活?

我攥着玻璃球站在角落里,玻璃球渐渐失去?#38706;齲?#25105;的手心渐渐冰冷。我突然发现我所在的是一个角落,我的周围还存在千千万万个角落,我立足于此,很有可能,是两个,三个甚至几个角落的叠加。到处都是角落,哪里没有角落,我们在彼此重叠

的空间里扭曲彼此,?#36335;?#20256;说在数次传诵之后的失去原意,我们渐渐?#29273;?#26412;性,从一个角落里走出来,向另一个角落走进去。

角落里正常的?#36866;拢?#35282;落里不正常的人。

谁?谁!

第5篇:角落里的那个人

角落里的那个人

夏季的天气是?#30629;?#30340;,太阳像个大火炉一样?#26087;?#22312;大地上,大地还没吭声,而人们都开始抱怨了,即使是一出门,不一会儿也就全身大汗淋漓,所以,人?#21069;?#22825;很少出门。

晚上,我经常和家人一起出去散步,在道路尽头的拐角处,有一个角落,但那个角落是很多灯光交汇之地,所以像宫殿一样明亮,在那个角落里,有一?#25937;?#36718;车,车上装满了西?#24076;?#32780;车旁则有一个大伯,他头上戴着草编帽,嘴上叼着烟枪,手里拿着秤砣,坐在椅子上,悠哉悠哉地哼着小曲,一条腿麻利地搭另一条腿上,只见身旁摆着一个?#20061;疲?#19978;面写着?#20309;?#29916;是?#32422;?#31181;的,1.2元1斤。我们顺着灯光走过去。

我?#20146;?#21040;车前,?#19997;坛?#26049;已经有了很多人,大伯则在众目睽睽下,切开一个大西?#24076;?#20998;给了每人一块,我咬上一口,红色的汁?#21898;?#30528;果肉滑下嗓子,干渴一下子被缓解了大半,“好甜的?#24076;?#20080;一个吧?#34180;?#20854;中有些人说道,这些人的评论引来了更多的人,在瓜快被抢购一空时,我们也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?#31232;?#21507;过好吃,第二天,我被派出去买?#24076;?#21487;瓜车周围有很大的吵闹声。

我一到瓜车,就听见有个年轻人朝着大伯喊?#39608;?#21890;,这就是你卖的瓜吗?你们这些‘黑心商’,坑人吗?“我顺着那年轻人指的方向看,那袋里装的瓜好像是昨晚买的,瓜的三分之一有略白的?#20808;浚?#36824;有一点变质,看样子是还没吃,切开就是这样子,我仔细看老伯的眼神,看到他眼中坚定而又信心满满的样子。

老伯用一口农村口音回答了那个年轻人?#39608;?#23567;伙子,瓜和人一样,是没有十全十美的,你不要太?#20598;保?#25105;再给你一个,你回家尝尝,如果好吃,你再来买哩。“老伯的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很佩服,一个?#21523;?#31455;有如此大的宽容?#27169;?#26356;让这个年轻人满脸无光,对刚才的话感到愧?#21361;?#25105;也被老伯的宽容之心深深感动。

又是一次事情,让我对老伯的印象更加焕然一?#25314;?#37027;一次,买瓜是一对母子,那个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像是被这天气折磨的,嘴唇干裂,好像一只快要垂危的小山羊,老伯秤着?#24076;?#33485;老的手不发觉抖动了一下,结果斤数上调动了,老伯在?#32942;?#26102;总感不对劲,但还是收了钱,不经意间,老伯的手又抖动了一下,这让老伯恍然大悟,急忙去追赶,他的白发在奔跑中?#26376;?#20986;来,乌黑的?#25104;?#26174;现出被时光岁?#36136;?#30340;斑痕,并有很多像恶魔嘴巴似的皱纹张裂着,他极力奔跑着,终于追上了那母子,在重新秤过后,退还了多收的2元钱,并赢得了那母子的赞扬,目送着她们离去的背影,老伯欣慰在笑了。

最后,我搬了家,几次路过那里,那老伯已经不在那里了,但我仍然可以清楚地看见地上的几粒蕴含了宽容?#25512;?#32032;的金色?#29616;鄭?#20182;让我学会了很多?#26723;?#25105;学习的品质,他——就是角落里的那个人。

第6篇:[优秀作文]角落里的那个他

对于雨露的滋润,大地总以美丽回报。教室角落里的他,不是父?#31119;?#21364;胜似父?#31119;?#25105;们拿什么回报。

在初中的时候总有那样一个人,他总是在我们的身后,在教室最后的额那个角落里默默付出着。为的只是上课时的一片安静,求的只是同学们获得更多的知?#19969;?/p>

角落里的那个他,总是充当?#20598;?#25511;器的角色。

我们上课了,他总是时不时地抬起头,扫视着每一个角落,从左边到右边,从右边再到左边。只有当他看到所有的同学都端正的坐着,认真地听课,专心做笔记的时候,他才放心的又把头低下,忙碌着他?#32422;?#30340;工作。

角落里的那个他,总是带着一对顺风耳。

从初一开始我?#21069;?#23601;是一个巨大的家庭,足足有七十几号人,每天要批改的作业可谓是堆积如山,但他总能按时批改完。因为那个身影,教室最后的那张桌子也充当着办公桌的角色。他总是在那里忙着批改作业。只要在上课时任何同学发出噪音,他会立刻把目光集聚,盯向噪音的来源,有时候还会走到同学面前来警告。同学们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了。

角落里的那个他,总?#21069;选昂?#27700;”掩埋。

上课的时候,我?#19981;?#20598;尔不听话的我?#20302;?#30340;往那个角落看看,那个身影总是在忙碌着。我总觉得那个身影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。但就算是不细心的同学也偶尔会听到他?#20154;?#30340;声音,毕竟,那个他不是”金刚?#22467;?#20182;?#19981;?#29983;病,他?#19981;?#24863;到劳累,但谁也没有听到他的一声抱怨。

角落里的额那个身影,因为是他——我?#20146;?#32463;?#31383;?#30340;班主任,才会在同学?#20999;?#20013;留下了深刻的烙印,才会让同学们牢记那个身影。

角落里的那个他,不是光芒四射的太阳,却把仅有的光辉洒向我们;他不是?#36861;媯次?#25105;们默默地做了一大堆;他更不是”永动机’,却在那个角落坚?#33267;?#19977;年。在我们不知道的日子里,不知他还会坚持多久。

那个身影不再只是在那个角落里的,早已住进了我们的心里。

同学?#20146;?#36817;发了一条关于他的说说,被转载了七十多次,无不体?#33267;?#21516;学们对他的思恋。

角落里的那个他,将永远住在我心里。对于雨露的滋润,大地总以美丽回报。教室角落里的他,不是父?#31119;?#21364;胜似父?#31119;?#25105;们拿什么回报。

在初中的时候总有那样一个人,他总是在我们的身后,在教室最后的额那个角落里默默付出着。为的只是上课时的一片安静,求的只是同学们获得更多的知?#19969;?/p>

角落里的那个他,总是充当?#20598;?#25511;器的角色。

我们上课了,他总是时不时地抬起头,扫视着每一个角落,从左边到右边,从右边再到左边。只有当他看到所有的同学都端正的坐着,认真地听课,专心做笔记的时候,他才放心的又把头低下,忙碌着他?#32422;?#30340;工作。

角落里的那个他,总是带着一对顺风耳。

从初一开始我?#21069;?#23601;是一个巨大的家庭,足足有七十几号人,每天要批改的作业可谓是堆积如山,但他总能按时批改完。因为那个身影,教室最后的那张桌子也充当着办公桌的角色。他总是在那里忙着批改作业。只要在上课时任何同学发出噪音,他会立刻把目光集聚,盯向噪音的来源,有时候还会走到同学面前来警告。同学们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了。

角落里的那个他,总?#21069;选昂?#27700;”掩埋。

上课的时候,我?#19981;?#20598;尔不听话的我?#20302;?#30340;往那个角落看看,那个身影总是在忙碌着。我总觉得那个身影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。但就算是不细心的同学也偶尔会听到他?#20154;?#30340;声音,毕竟,那个他不是”金刚?#22467;?#20182;?#19981;?#29983;病,他?#19981;?#24863;到劳累,但谁也没有听到他的一声抱怨。

角落里的额那个身影,因为是他——我?#20146;?#32463;?#31383;?#30340;班主任,才会在同学?#20999;?#20013;留下了深刻的烙印,才会让同学们牢记那个身影。

角落里的那个他,不是光芒四射的太阳,却把仅有的光辉洒向我们;他不是?#36861;媯次?#25105;们默默地做了一大堆;他更不是”永动机’,却在那个角落坚?#33267;?#19977;年。在我们不知道的日子里,不知他还会坚持多久。

那个身影不再只是在那个角落里的,早已住进了我们的心里。

同学?#20146;?#36817;发了一条关于他的说说,被转载了七十多次,无不体?#33267;?#21516;学们对他的思恋。

角落里的那个他,将永远住在我心里。

第7篇:作文:角落里的一段对白

《偶然翻开日记,目光瞬间被锁定

那黑白间,是我这学期第一次月考时为你而写的一篇文章

你可知,对于你,我有多么的无奈   小 荷 作文网

中考临近了,真的不希望在未来遇见你用干涩的眼睛看着我,给我一个苦苦的笑

我的心会很痛,但我的眼睛不会有眼泪,也留不下眼泪

或许,多年后你可能不会忆起你有一个叫丽婷的朋友

这是你选择的路,我唯一能做的

就是祝福你,永远幸福快乐》

角落里的一段对白

?#36866;?#37324;的人是我,写?#36866;?#30340;人也是我。

这是一个真实的?#36866;拢?#36825;是一段真实的对?#20303;?/p>

———题记

“我看不起你,你真是忒窝囊的!”女孩第一次这样骂一个人,而这个第一次却是在他身上先实行的。

“我看不起你、我看不起你、我看不起你!你窝?#25671;?#31389;?#25671;?#31389;?#36965; ?#22899;孩一个劲地骂着、重复着。

“你根本就从来没看得起我过。”男孩淡淡地说。

这一句话像晴天霹雳一样深深地刺在了女孩的心上,女孩的心理的悲伤染上了双眸,女孩的眸中流转着圈圈水波,像石子荡开的涟漪,女孩努力忍住眼泪的双眸静静地注视着男孩,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悲伤汹涌,平静地说?#39608;?#22914;果我看不起你,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谈话。”

他们的?#32842;?#35753;短暂的时间好像瞬间被拉得好长好长。

“我对你很失望!”女孩打破了?#32842;?#30340;长跑,而等待她的却是一段比?#32842;?#36824;更长的长跑。

“如果你对我失望,那我对我?#32422;?#23601;是绝望。”男孩静静地注视着女孩,男孩的眼,那样的平静,像没有一丝风浪的海面。

女孩的脑在过滤了男孩的话的瞬间,顿时变得明?#21097;?#30520;中的雨天顿时升起了太阳,女孩带着?#20849;?#20303;的喜悦说?#39608;?#37027;我对你有希望!”

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场比长跑还更长的、或许永远够不到的终点的长跑。

“如果你对我有希望,那我对我?#32422;?#23601;更绝望。”男孩静静地注视着女孩,男孩的眼,那样平静,却汹涌了女孩的海。

“剩下九十多天了,现在不拼何时拼?”女孩皱着?#21152;睿?#26377;些气呼。

“我的人生已经被他?#21069;才?#22909;了。”男孩平静地说,好像在说别人的?#36866;隆?/p>

“你的人生是你?#32422;?#30340;,你的命运是掌握在你?#32422;?#25163;上的。”你还静静地说着,静静地掩饰着哀伤,静静地走开。

女孩静静地蹲在大树下,静静地拾着片片红叶,那红叶,就像她的?#27169;?#32418;的那么伤。

女孩静静地坐在课桌上,静静地让笔和红叶摩擦,红叶上的文字,就像她的?#27169;?#20889;满着期待,又装满了无奈。

红?#19969;?#39128;落-----

一切都不是退缩的借口,没有人会放弃你,除非是你?#32422;?#20808;放弃了你?#32422;?,那一切都成为了退缩的借口

不要问为什么没有人在乎你,因为没有人想放弃你,是你的放弃让他们放弃了你

操纵命运与被命?#30636;?#32437;,只在你的选择

红?#19969;?#34429;落,但这是女孩唯一能做的。

后记:

中考过后,你会怎样?我不知道,也不能想象,朋友唯一能做的----就是静静地祝福你,希望你过得好。

第8篇:作文:我不再躲在角落里

对于成功的人,高高的颁奖台是他们长期用有的地方;而对于失意的人,上帝为了不让人世间过分的不公,便赐给他们一个个黑暗的角落,让他们躲在那里暗自哭泣。

当我接收上帝好心赐予的角落时,心理既难过又愤懑,但又无可奈何。唉,时过?#22478;ǎ?#39118;水轮流转啊!

自七年级以来,我都自以为是地认为?#32422;?#30340;学习成绩很好,不经意间学?#30116;?#24230;怠慢了许多。成绩一点点与别人产生差距,我也毫不在意,还总是振振有词的说道‘‘这只是失误’’。当八年级第一次质?#32771;?#27979;?#36136;?#19979;?#26149;螅?#25105;傻眼了。我看到我的?#38752;?#35821;文与班里最高分差了二十来分……我看到我在七年级创下英语连夺冠被无情的打破……我看到第一名的名字被高高的举在前十内,而我却离前十很远很?#19969;?#25105;默然了。   小 荷 作文网

屋漏又逢连阴雨。正当我为成绩问题而烦恼的时候,学校举行的各类活动迎接而来。征文比赛是让我最头痛的,何况我现在还处于危机时期。各科成绩早已‘‘告?#34180;?#25105;哪还有?#34892;那?#31649;它!于是,我马马虎虎的写完了征文交了上去。

接着还有演讲比赛。当A满?#31216;?#24453;的问我想不想参加比赛时,我只尴尬的一笑,一句‘‘No’’拒绝那?#20301;?#20250;。可机会永远不会失去的,你失去了,自有别人得到。结果,演讲比赛的?#31283;?#26435;落入了B的手?#23567;?#22905;每天努力背稿,终于在比赛中取得了三?#20873;?#30340;好成绩。当全班同学为之赞叹时,征文比赛结果也下来了,我班获奖的又是B!

望着B同学去的成功后的笑容,我的心里只是很失落。但是这也不能怨谁,谁叫我不肯付出的呢?不付出,又何必祈求收获?

那些日子,我一直处在自责的阴影?#23567;?#27599;当下课,我总会躲在?#32422;?#30340;座位,发着呆,或学动画片里的潇洒哥一样无聊在桌上花圈。看看?#24052;猓?#38451;光也格外刺眼。

若不是那次偶然翻看了一本书,我想我现在可能还是很自?#21834;?#33258;责。

那本书告诉我‘‘要面对各种事情一笑而过。’’‘‘对不起,做不到。’’当时我在心里已经初步拒绝了。可接着看下去,我却改变了我的看法。

一笑而过,当你失败时。尘封昨天的失败你才能勇敢的创造今天。

一笑而过……

在最后,我很想给它补上一句:

一笑而过,当?#32422;?#34987;藏在角落里时。走出黑暗的角落你才有可能找寻到属于?#32422;?#30340;那份阳光。

其实想想,这也没什么。人生中不顺意的是还会有很多,如果每次都把?#32422;?#34255;在角落里,那将会措施多少明媚的阳光啊。所以,我要把‘‘角落’’的地契还给上帝,多以前的事一笑而过,勇敢的在想未来挑?#20581;?/p>

生活如此美好,还躲在角落里的朋友,为何不走出来?#32929;?#22826;阳?

第9篇:作文:角落里的?#32321;?/h2>

漂泊在世界的每个角落,不是天涯的游子,而是一片片最微小的垃圾。它们的微不足道,以至于世界的所有人多不会正眼瞧一?#30130;?#26356;不会去思?#32908;?#25105;们说的?#32321;#?#22312;哪里?

革命先烈为我们创造的一片天,那是?#36947;?#30340;天,今天呢,我们还给子孙的,是比那更"美丽",更"纯洁"的烟。古今天下,天涯游?#26377;?#19979;千万诗篇盛赞我们的祖国,我们的世界,今日,要是各界领导人提倡?#32321;#?#21482;会被我们我们忽略成尴尬的情?#21834;?/p>

我爱星空,是星的空,而不是漆黑无比的天。流星,已是不见,划过的天空,也显得没有姿色。?#20493;?#26143;,金牛星,处女星,他们都去了哪里?我真的想知道答?#31119;?#32780;答案只是在我?#20999;牡祝?#19981;愿去承认罢了。

?#25325;?#22826;阳能董事长黄明先生,曾说过这样的话?#28023;?#25105;有一个梦想,就是让天更蓝,水更绿……"同梦人,或许我们太过于天真,并没有看清今日的人情世道,没有看清整个世界。现代人,或许你们并不知道我们这个梦想的重要,你们只会认为这?#20999;?#23401;子天真的玩笑,可是这是有后果,有结局的。简单来说,就是世界的灭亡,家庭的毁坏,这个地球的沉沦。并不重要,我们并不需要考虑这些,只是用实?#24066;?#21160;去?#32321;#?#36825;就已经足够。

我们可以用生命换取家人的幸福,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有团结的力量让世界重归绿色?取决与我们个人,也取决与我们真正的心。

第10篇:作文:角落里的相册

角落里的相册,已经很久没有人翻过了,拿起它,擦去上面的灰,翻开来。

里面的第一张是我和?#29273;?#30340;合影,我还很小,几个月大的样子,头发被剃光了,看起来像个小男孩。我坐在沙发上,?#29273;?#20063;坐在沙发上,我正举着一个玩具?#36857;?#23545;着?#29273;?#31505;,?#29273;?#20063;冲着我笑,那笑里充满了疼爱,那时的?#29273;?#30475;起来很年轻,看着?#25484;?#25105;也笑了。

比起妈妈,我更?#19981;?#21644;?#29273;?#24453;在一起,待在?#29273;?#36523;边,我从不会受到伤害,在我做错事的时候,?#29273;?#30340;话语里从不会有责备。越是害怕我受伤,她的唠叨也就越多了,以前,?#29273;?#30340;唠叨只是听完就忘了,而现在,却忘不了,我就会觉得?#29273;?#26377;些烦了,就是因为这样厌?#24120;?#25226;我和?#29273;?#20043;间得关?#36947;?#30340;有些远了。我已经很久没有去?#29273;?#23478;了。

生活中似乎少了些什么,我再次来到?#29273;?#23478;,和?#29273;?#19968;起摘菜、做饭,有说有笑,?#29273;?#20687;我的一个朋友。

虽然,这之间少不了?#29273;?#30340;唠叨,我尝试去理解它,我发现一切都变得很温暖。

?#29273;?#20986;去取东西了,我看着桌上的几个土豆,拿起削皮刀,小心的削起土豆皮来,虽然很小?#27169;?#20294;?#37117;?#36824;是扎到了我的手,我尖叫一声,?#29273;?#36305;来,抓起我的手,轻轻吹着,我看着?#29273;眩?#30475;着?#29273;蚜成?#30340;皱纹,皱纹中流露出一丝丝的和蔼。我又想起了那本相册,又想起了相册中的那张?#25484;?#19968;股暖流在心中回荡。

指导?#40092;Γ和?#24422;德

http://www.ioqca.club/gongwen/html/jiaoluolidenage_129485.html 为您分享.
专题范文
娱?#20013;?#38395;
一零八好汉电子游艺